小蹄大作官网
在线客服

卖烤猪蹄的硕士到北京科研所上班了

时间:2013-05-28 14:47   浏览:0

  “时光的河入海流,终于我们分头走……”又到一年凤凰花开的季节,2013届的毕业生们即将走出象牙塔,迎来“史上最难就业年”。近700万毕业生将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,分享胜利的经验,总结落败的教训。

  天府早报记者走访多所高校,实地探访2013毕业季的就业故事。这里有卖着烤猪蹄,却轻松被科研所录取的“非典型好学生”;也有因梦想远赴西藏、非洲工作的本科毕业生;还有归国两年至今未找到工作的海归硕士;也有同一专业出身的“Offer帝”和“无业君”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毕业生名片

  姓名:李功福

  学历:硕士

  毕业学校:电子科技大学

  副业:“八戒烤猪蹄”店老板

  “找工作其实很简单,就像谈恋爱一样,感觉 对 了 就 对了。”李功福说。

  在上海,他是小吃店“八戒烤猪蹄”的老板之一,月均收入过万;在成都,他是电子科技大学今年即将毕业的硕士,并已被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录用。人们常说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”,在就业形势如此严峻的形势下,他凭什么就能如此走运?

  我只是很真实地展示了自己,面试官提到我不会的,我也会坦诚说不会。单位找的是能做实事的人,并不是什么‘大牛’。”

  头衔

  硕士生

  投9份简历收7个Offer

  单位需要做实事的人

  就在上个月,李功福还满身油烟味在上海卖烤猪蹄;而天府早报记者见到他时,却是在电子科技大学美丽的校园里。

  李功福个子并不算高且长相平平,白色T恤黑色长裤,中规中矩的学生打扮。就外貌而言,他走在大街上绝对会淹没于茫茫人海中。

  2012年9月16日,正读研三的李功福从46个面试者中脱颖而出,成为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(以下简称电子所)在电子科大本届毕业生中签约的第一个学生,“他们在我们学校共招了3个人,我是第一个被录用的。”

  谈到找工作,李功福坦言:“找工作其实很简单,就像谈恋爱一样,感觉对了就对了。”找工作时,李功福一共投了9份简历,收到了7个Ofer,命中率之高。

  面对7个Ofer如何取舍,着实让李功福伤了一番脑筋。Ofer分别来自6家科研所和1家公司,李功福称,一些大公司也想聘用他,但他还是选择了科研所,“大公司年薪可以达到20万以上,科研所没有那么多,不过我觉得科研所平台更好,更利于长远发展。”谈到诀窍,李功福告诉记者,他的专业成绩并不拔尖,科研能力也非胜人一筹,“我只是很真实地展示了自己,面试官提到我不会的,我也会坦诚说不会。单位找的是能做实事的人,并不是什么‘大牛’。”

  李功福最终选择了中国科学院电子学研究所。事实上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504所、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719研究所也向李功福发出了邀请,“这两个单位可以分房,比电子所给出的条件更好些,但是(它们)一个在西安,一个在武汉,我考虑了很久,最终还是倾向于去北京发展。”

  头衔

  生意人

  倒卖摩托经营烤蹄店

  直言不是典型好学生

  除了名牌大学硕士的身份,李功福还是上海“八戒烤猪蹄”店的老板之一。“说实话,我并不是天天钻书本那种典型的好学生!”李功福说,在经历三次高考后,2005年他才考上电子科大。

  大二时,李功福开始跟室友一起做生意,“当时我们一起收购部队淘汰的通信电台,维修后再拿到网上卖,利润达到300%。多的时候,我们一个月可以挣4万多,一人2万多。”在成都,他们是最早发现这个行当的人,但好景不长,某商家出资垄断该市场后,他们的生意就此告吹。

  但这并未挫伤李功福的锐气,他紧接着发现了第二个商机——倒卖摩托车。“从乡下买到摩托车,再倒卖到成都郊区,一台利润在400元至800元不等。”李功福发现,相比于高端行业,做低端行业有很多优势,“高端行业汇聚精英,竞争大;而低端行业竞争相对较小,也更锻炼人。我们背着学历的光环去做,更形成了反差,引起更多人注意。”

  深受电子科大“徐胖烤蹄”的启发,李功福做起了第三个生意——与两位朋友合伙经营“八戒烤猪蹄”店。他们自己研发烤猪蹄,从街头叫卖销售做起,随后又采取上门推销的方式,并最终与KTV签约定制。一开始,烤蹄店的生意很不错,每天能卖到几百只,但最近生意却出现了波澜,“受死猪事件和H7N9的影响,我们亏损了一个店,流动资金从10万变成了1万,现在生意才逐渐恢复。”

  关于家庭

  经济上不会苦恼 患病的二哥需要照顾

  “我能赚钱养活自己,经济上我基本不怎么苦恼,最大的压力是来自我二哥。”

  谈到一边读书一边做生意的辛苦,李功福说:“其实是为生活所迫。”李功福出生于江西井冈山一个小镇上,父母是当地做装修的个体户,收入微薄。家里有四姊妹,他是家中最小的儿子。他的母亲对子女们学习上的要求都很严格。

  李功福的二哥曾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,成了镇上第一个上大学的人。大学期间,二哥的一幅画作被巴黎某位教授看上,并因此前往巴黎留学。一时间,二哥成了全镇的模范,让此前不怎么重视教育的小镇兴起了一阵读书潮。但好景不长,“二哥才去巴黎半年,他的前女友就把当时那幅画改成别人的名字,并且背叛了他。”

  面对打击,李功福的二哥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并被学校劝退休学。从此,李功福家便多了一笔二哥药费的开销。“最初到北京和上海治疗,花了15万还是没有效果,钱花完了,只能回家治疗。但就这样一年也要花两三万。”

  而这时李功福考上了电子科大,不忍心增加父母的压力,从大二做生意开始,他仅向家里要过3次钱,“我能赚钱养活自己,经济上我基本不怎么苦恼,最大的压力是来自我二哥,他不肯吃药,所以病情一直得不到好转。”他说,父母如今年过花甲,照料二哥的责任迟早要落在李功福的肩上。

  关于梦想

  鱼和熊掌可以兼得 打算在北京边深造边卖烤蹄

  “我希望在两年后申请读博,五年后毕业能(在北京)买房。”“我相信赚钱和学业也并不矛盾,我会很好地去平衡。”

  取得硕士学位后,李功福即将奔赴北京,“我希望在两年后申请读博,五年后毕业能(在北京)买房。”李功福说:“我曾以为读完本科,学业就此可以画上句号,但在心里却是一个逗号,出来工作一年后又继续读研;我又以为研究生毕业可以画上一个句号,但没想现在我心里仍然只是个逗号。”

  对于学业上的追求,李功福一直受自身的价值观影响,他坦言,在自己心目中社会地位和学历是正比的,“更高的社会地位能让我得到更多的尊重。”李功福每次回家听到邻里的闲言碎语都十分不快,“每次他们说二哥,我都怕二哥听见,所以我自己要更加努力地来证明。”李功福所说的证明方式,便是在学业上继续深造。

  继续学业的同时,赚钱也是他生活的一部分。“我不会放弃生意,我先去北京考察,到时候把烤猪蹄生意拓展到北京去。”他相信鱼和熊掌其实是可以兼得的,“我相信赚钱和学业也并不矛盾,我会很好地去平衡。”